國會議員陳家諾不幸病逝,安省省長發表以下悼詞﹕ “驚聞陳家諾國會議員今早辭世,深感哀痛。陳氏生前是個出息的公僕,為人真誠和藹可親。 陳氏的公僕生涯始於安省省議會。這是我們相識的初始。陳氏待人接物,關懷備至, 聰慧明智。他擁有一個法律學位、兩個碩士學位,一點也不奇怪。 陳氏於2014獲選,晉身國會議事,代表他成長的社區士嘉堡愛靜閣(Scarborough-Agincourt),不辭勞苦為民請命,為民主而積極奮鬥,每每見於他的日常工作表現中。 就是面對癌病的挑戰,他還是堅守崗位,日以繼夜工作。他是個勇敢而非凡的好漢子,絕對不讓工作因患惡疾而矇上陰影。這是他所秉持的做人信念 服務公眾、服務國家為先重於一切。  陳氏曾於今年6月在國會發表激情演說,向他的非凡妻子Jean致敬,同時呼籲我們互相傾聽。他勉勵我們珍視我們的民主,並投身參與公眾活動,不論是做足球教練,抑或在食物周濟庫幫忙,以體現民主精神。 這也是我們懷念及向陳氏致敬之道。陳氏是個鎮真正正令人肅然起敬的國會議員,一個代表著我們是個關愛、兼容並包、互相關懷的社會的典範。 藉此代表安省政府表達我們的哀傷,並向他的太太Jean、三個兒子Nathaniel, Ethan Theodore以及家屬親朋致以慰問。”

安省政府動議設立省內第一間法語大學,以便以法語為主的學生得到更多的機會,使用法語來學習進修。選址方面,這所大學將座落於安省的中部及西南部,也就是說法語人口急劇增加的地區。 設立安省首家法語大學的動議,事前曾廣泛諮詢法語社區,並按照法語大學籌劃委員會(French-language University Planning Board)所提建議而作出,校園則選擇在安省的中部及西南部籌建,並交由法語社區人士自行負責管理。省府在仔細檢討法語大學籌劃委員會進行的研究報告後,決定接受報告提出的主要建議,同時準備於未來幾個月內提出立法,為安省創立第一間法語大學。 為安省學生提供更多專上教育選擇,是省府打造安省大計的一個環節,以為省民創造更多工作,促進安省的經濟蓬勃發展,幫助省民安穩生活。 安省高等教育及技術發展廳廳長馬修絲(Deb Matthews)說﹕「為安省創設省內第一間獨立的法語大學,並交由法語社區人士自行負責管理,這是向前踏出的重大的一步,將能為大多倫多、安省中部及西南部提供高素質的法語大學教育,藉此衷心感謝法語大學籌劃委員會及委員會主席Dr. Dyane Adam所作的努力。」 安省法語事務廳廳長賴朗德(Marie-France Lalonde)說﹕「法語文化及法文語言,向來是安省身份與繁榮的表徵。這一點,在宣佈設立省內第一間法語大學後,今天自是得到省府的莫大肯定。創立一間全新的法語大學,並由法語社區人士自行管理營運,對安省法語人士來說是個重大的歷史里程碑,惠及未來世代的安省法語社群。」 法語大學籌劃委員會成立於去年秋天,研究在安省設立法語大學的可行性。委員會由Dr. Dyane Adam擔任主席,並於今年7月提交了報告。 安省說法語的人口多達611,500人,是魁北克省以外地區最大的加拿大說法語社群。他們聚居於安省的中部及西南部,人口更在激增之中。 在大多倫多地區說法語的人口高達430,000,成為全加拿大第四大說法語的中心。自從2015-16以來,省府投資了8,790萬元來支持法語專上教育,連同聯邦的1,400萬元支助,安省自2003-04以來的法語教育經費增加了71%。

對於我們近期從新聞所看到正在升温的種族問題,尤其是來自美國的,不幸地令人以為宣揚仇恨已經成為尋常和可以接受的事。美國總統竟然可以毫無廉恥地顯露出他歧視性的態度和政策,並且造成氣候讓人以為散播種族主義和仇恨是可被接受的。 不幸的是,這樣的態度有很壞的後果。在加拿大,我們見到恐佈主義的行為如魁省的伊斯蘭廟受到可佈的攻擊,又或大溫哥華猶太人的社區中心受到炸彈恐嚇等。 因此,對抗種族主義和歧視重新成為我們這一代的主要議題。對於那些代表種族主義、白人優越主義和法西斯的力量,無論是由個人或團體所推動,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站起來堅決地説不。這樣的言論無論作為公開討論又或在街頭表達都是不能接受的。 這不單是一個理論性的議題,因為我亦曾經體歴過歧視。無論是我在溫哥華長大的經驗,在九十年代作為一位少數族裔進身市議會和後來的卑詩省議會。種族主義對我來說可以是侮辱或文字的恐嚇,亦可以是含蓄的事情,如一些有歧視性含意的意見。其背後的意思都是一樣,就是我不屬於加拿大。 今年三月,我參與了國際反種族歧視日的遊行,我們受到白人優越主義團體的攻擊。這些人的動機是要來搗亂及打擾我們的討論和表達意見。他們甚至用煙幕彈試圖迫使我們解散,不過沒有成功。 我們不會被嚇倒,也不會噤聲。 對參與8.19反種族仇恨集會的每一個人,我要向您們致敬,我更要感謝策劃這項活動的朋友,他們來自不同領域,以積極的態度勇於向宣揚仇恨人士說不。 雖然我很想跟大家一起,但由於我目前不在加拿大,因此我不能参與星期六的集會。我深信在民主社會,民選代表有責任對抗試圖迫使我們就女性權利、原住民權利、同性戀權利、少數宗教社群和有色人種權利退縮的那些少數心胸狹窄的人說不。溫哥華東區是加拿大其中一個最多元的社區,身為該區的國會議員和新民主黨的多元文化評論員,我不單止要捍衛,我還有宣揚多元文化的責任。 同時,我深信我們必須倡議加拿大要確保所有人都不會因為暴力和制度性的偏見而生活在恐懼之中。 我的團隊會代表我跟大家一起遊行。我身為新民主黨的一份子,會一如以往地站出來反對歧視和仇恨。即使面對恐嚇和暴力,我們會以勇氣和力量回應。我們會以事實及邏輯來還擊對方的謊言和假消息。我們會以樂觀、愛和希望來回應對方的恐嚇和仇恨。 感謝大家的參與,以及促使您的民選代表參與這項重要的社會運動。

省長兼政府關係廳廳長韋恩 (Kathleen O’Day Wynne)  副省長、高等教育及技術發展廳廳長兼政府數碼化廳廳長馬修絲 (Deborah Drake Matthews) 北部發展及礦務廳廳長戈福樂(Michael John Gravelle) 經濟發展及增長廳廳長杜傑 (Brad Duguid) 農產、食品及鄉郊事務廳廳長、小型商業廳長李爾(Jeff Leal) 法語事務廳廳長賴朗德 (Marie-Frances Lalonde,兼任社區安全及懲教廳廳長) 庫務委員會主席單杜絲…

2017年6月20日 就近日在大多倫多地區發生之針對華人的種族主義事件,安省自由黨領袖、安省省長韋恩發表如下聲明: “對於這些種族主義、仇恨的行爲,我表達強烈的譴責。在我們省,任何形式的種族主義都不應有立足之地。安大略的最強優勢,在於她的人民,我們有非常多元化的人民。正是因爲這個多元化,使得我們成爲真正全球化的省份,一個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稱之爲家的地方。我們之所以強健,正是因爲我們可以攜手並肩,明白我們之間的不同,而團結在我們共同擁有的一個願景:讓每一代都有更多的機會、更好的安全保障,讓每一個人都以尊敬相待。 “6月2日發生在豐泰超市、以及6月11日發生在萬錦的事件,再一次痛苦地提醒,我們必須時刻警惕,並繼續努力營造一個更關愛、更包容的社會。世界上的仇恨和暴力行爲似乎有上升趨勢,我們在省內必須比以往更加努力,在試圖分裂我們的勢力面前挺身團結。我表揚那些把這些事件分享到社交媒體,從而令其曝光於公衆的人士。我也要感謝挺身而出站起來的每一位人士,他們向公衆表明,少數個人在這些視頻中的行爲,並不代表我們的安大略、不代表我們的加拿大。 “我還要特別感謝黃素梅省議員、陳國治廳長和董晗鵬省議員,由於他們在我們省府自由黨團隊中的領導作用,我們正在建設一個對所有人更加公平、更加美好的安大略。華裔加拿大人爲這個省做出巨大貢獻,他們在這裏安家、創業,並讓我們的社區更加強健。攜手並肩,我們共同營造一個和平、和諧的社會。”  

安省省長韋恩(週二)午啟程前往美國首府華盛頓。作為她今年第一個促進加美貿易之旅,韋恩省長將在當地會晤美國高級官員及商界領袖,同時將以成員省份聯同加拿大全國的省長,一起對美國進行由6月6日至8日、為期3天的貿易訪問。 為了建立加、美之間的公開對話,討論雙方共同利益的事務,韋恩省長將在此行全力灌注於保障安省的經濟夥伴關係,以及為加美雙邊貿易創造工作與經濟增長的機遇。 韋恩省長今次華府之行,將進一步加強加國省份與美國各州之間的互動關係,同時向美國聯邦代表顯示,安省在美加貿易關係上所扮演角色的重要性,以及在國際層面上最為繁榮的雙邊貿易模階之一。 韋恩省長並將與其他7位加拿大省長肩並肩,合力推廣各省奉為首要的事務,以及提高彼等與華府之間的關係。 此行不遺餘力去為安省謀求福祉,是省府打造安省大計的一個部份,以為安省創造更多工作,進一步促進安省經濟的發展,改善省民的日常生活與素質。 韋恩省長說﹕「今次前往華府進行貿易訪問,時間上是十分重要的。美國是安省的最大貿易夥伴,而安省則是美國半數州的最大客戶。與我們的夥伴維持並培育雙邊的關係,對於我們的共同經濟實力來說十的重要。作為省長,我會極力保護安省商界及安省工人的利益,同時為加美的共同繁榮而努力。」 美國有為數超過伴數的州,視安省為它們貨品最大的出口地, 當中20個更以安省為第一大客戶,另有8個州則確認安省為它們的第二大客戶。 美國是安省的最大貿易夥伴。2016年,安省的全球貿易活動其中70%是與美國進行,而幾近60%的加美貿易是來自安省的。

自由黨政府不能再坐視不理   就皇家騎警在邊界截獲跨境人數持續上升,再加上有懷疑難民申請者伏屍邊境,新民主黨移民、難民及公民事務評論員關慧貞接連在國會向政府提出質詢。   "自今年初以來,我多次在國會和移民事委員會要求政府就美國總統特朗普所宣布的歧視性移民和旅遊政策採取行動。雖然特朗普的禁令不斷被法院撤銷,但其他措施卻未受影響。我們從多方面都可以見到對加拿大邊境的影響,令人不安的是,自由黨政府卻把頭埋在沙堆,詐作沒有影響。現在弄出人命了,政府還可以坐視不理嗎?杜魯多是否真的那麼懼怕,驚開罪特朗普?"   2017年首4個月皇家騎警已經在邊境截獲2719名跨境人士,若果這個趨勢持續,全年跨境總數便會高達8000人,將會是去年2464人的三倍。   預見美國總統的禁令將會對加拿大造成衝擊,關慧貞二月初在國會提出進行緊急辯論,並且要求政府停止加美安全第三國協議(Sav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此外,關慧貞亦多次在移民事務委員會提出動議要求委員會做研究,去了解越境問題對加拿大所造成的影響。動議雖然獲得保守黨的委員支持,卻都被自由黨的議員投票終止辯論而無法進行投票。   根據加拿大和美國所簽署的安全第三國協議,經由美國邊境通道進入加拿大的人是不能在加拿大申請難民的,因為協議假定美國的難民庇護體制跟加拿大一樣,若果申請人在美國被拒,即使在加拿大申請結果也會一樣。根據協議,申請人若果不是從正常關卡入境進入加拿大的話則可以提出難民申請。關慧貞指這項協議直接令來自美國國境的人只能透過不正常途徑越境到加拿大。而根據聯合國公約,難民越境並不視作為非法入境。但難民申請人若果不符合條件,是會被遞解出境的。   關慧貞說第三國協議逼使美國的難民申請人要冒著生命危險越境進入加拿大,此舉為我們邊防紀律部隊造成龐大的工作壓力,亦對邊境社區和市鎮政府帶來不少問題。關慧貞指出,在去年平安夜從美國越境尋求庇護,原來自加納的毛西杜(Seidu Mohammed),嚴寒令他失去了八隻手指。雖然他的難民申請在美國被拒,但他的加拿大申請最近卻被接納。就正如全國多個法律和民權組織所倡議,政府應該停止第三國協議。   關慧貞指出,自由黨政府漠視問題和不作澄清,造成社會出現很多虛假流言、製造恐慌、針對難民的言論和甚至仇恨性言論。政府不能繼續視若無睹,讓問題惡化

在剛剛過去的一個星期,5月20日至26日,陳國治率領安省政府代表團出訪歐洲的德國和英國,這是加拿大與歐盟簽訂了全面經濟和貿易協定CETA之後的首次出訪。一周的歐洲之行密鑼緊鼓,作為安省的國際貿易部長,陳國治有何感受和未來規劃?陳國治表示,德國和英國都是安省的重要貿易夥伴,在新的國際貿易環境之下,安省需要分散重點市場,立即利用加歐自貿恊議,尋找歐洲商機,加強對歐洲的經貿合作,分散投資,分散單一貿易風險,是當今急速做的事情。   德國:教育、創新、製造的動力源   在德國,安省代表團訪問了位於西南部的斯圖加特(Stuttgart),這是巴登-符騰堡州(Baden-Württemberg)的首府。這個州是德國乃至整個歐洲經濟最強、競爭力最強勁的地區之一,歐盟最富有的地區,這裡不僅有世界著名的大學,在教育、工業、高科技和科研方面也特別突出,被譽為歐盟創新力最高的地區。華人熟知的兩個著名汽車品牌:梅賽德斯-奔馳、保時捷,他們的總部基地都在這裡。 陳國治表示,德國人在工程方面有獨特的風格,在很多方面與安省政府目前的重點方向非常相似。首先在工程教育方面,非常重視教育和就業大軍的技能培養,不論是技工學校還是大學、研究所,都獨具特色;第二注重產業的科技創新,投資教育和科研機構,加強科研與企業的聯繫,推動科技向產業轉化;第三在機械製造方面,競爭力雄厚,精益求精,贏得信譽;其四在未來規劃方面,德國政府抓準世界先進製造業的革命和發展方向,適時提出「工業4.0 」的計劃,具有前瞻性。由於德國的這些特色,使得他們在全球化競爭中不斷與時俱進、充分發揮自身的優勢、保持自己的領先地位,這方面值得借鑒。 陳國治指出,德國的巴登-符騰堡州和安大略省已有三十年的合作歷史,安省也是汽車生產基地,是北美汽車生產第一大的州/省。此次與巴登-符騰堡州的官員及很多業界領袖舉行了會談,相互表達了在CETA簽訂之後,雙方通力合作,取長補短,進一步加大雙邊經貿互動的空間。希望推動這個相互關係,強上加強。    英國:處在十字路口   在英國倫敦,陳國治注意到倫敦主城中興起不少新的建築,有一些興旺的景象。但在和業界交流中發現,很多商界人士對英國脫歐都持特別關注和各種猜疑,很多人抱著「拭目以待」的態度,大家都不知道將來的情況會怎樣,靜觀未來的變化。對未來的前景感到不確定,對未來的方向感到舉棋不定。 在倫敦,陳國治出席了英國加拿大商會舉辦的研討會,探討世界經濟的變化和社會多元化對經濟競爭力的關係。其實,倫敦也是一個多元化的城市,有很多華裔,也有很多其他族裔的市民。 25%的人口出生在歐洲以外。多元化程度雖然比不上多倫多,但也和多倫多頗為相似。在全球化競爭的當代,100多種語言就是通向世界100多個市場的橋樑,充分發揮移民和多元化的優勢,可推動經濟發展。 陳國治指出,英國畢竟是工業化國家中的老牌大國,在很多方面依然具有很強的競爭實力和領先地位。目前處於轉折的關口,希望英國能夠擇善而行,把自己本身的強項發揮出來,繼續保持經濟的前進。 對於安省來說,在鞏固和加強與美國的經貿合作之外,當務之急是需要分散市場,加大與其他主要貿易夥伴的關係。除了新興經濟之外,英國及歐盟也將是安省的重點,英國是加拿大長期的盟友,距離又非常近,德國也是歐盟經濟的重要推動力,需要立即行動,以CETA「借東風」,快快深化與他們的關係。

安省政府公佈,省府在教育方面所作前所未有的投資,現已看到高度的回報,因為2016年的高中生畢業率,創下了歷史性的86.5%的新高。畢業生除了得到文憑以外,還學到今日以至未來工作所需的技術與經驗。 在2016年,讀完5年高中課程的畢業率為86.5%的新高,比2004年的68%上升了18個百份點。至於4年修讀完高中課程的學生,也在繼續往上攀升至現今的79.6%,達到自2004年以來多於23個百份點的增幅。 省府推出幫助學生成功戰略(Student Success Strategy),實施了一連串的創新措施,是改善高中生畢業率的成功要素,當中的項目包括特別高技能主修科(Special High Skills Majors)、 雙學分(dual credits)以及擴大合作教育(cooperative education)。 根據這個戰略及連串的措施,學生不需按照人人一樣的教學方法去學習,但可按照個人學習能力、興趣及未來職業的目標而度身訂造自己學習模式,按步就班的去吸取學習經驗,從而創造了一個更為容易接受並投入的學習環境,為他們打好基礎及為將來的機會作準備。開拓事業戰略(Career Kick-Start Strategy)的推行,同時幫助學生取得與日後理想工作的有關經驗,豐富他們申請工作時要填寫的履歷,發展與工作相關的技能。 省府早前發表的2017年度預算案(2017 Budget),定於未來3年額外撥款64億元於安省的教學制度,反映出省府全力幫助學生學業成功,發揮他們的個人潛能,不論他們是處於那個學習階段,由全日制幼兒園以至專上教育及更高的學術研究層次。 在學校也好,校門以外也好,幫助學生學業成績美滿,是省府打造安省大計的一個部份,以為省民創造更多工作職位,進一步促進安省的經濟,同時使到省民的日常生活安穩。 安省教育廳廳長康德瑩(Mitzie Hunter)說﹕「安省學生的畢業率繼續往上升,顯示出我們的教制強健,學生好學勤奮用功,以及鼓勵他們的背後人士的循循善誘,當中包括了家長們和教育家的支持。我們定將繼續確保每一個學生都能畢業,學以致用,具備日後工作成功的技術。」

參議院通過C-6法案 關慧貞指歧視移民條文仍未完全消除 就加拿大參議院三讀通過C-6號法案的修改,新民主黨移民、難民及公民事務評論員關慧貞表示欣慰,因為三項修改都是根據她當日在國會移民事務委員會所遞交的修改建議所做的。當中包括重新給予移民在面對被撤銷公民身分時擁有獨立的申訴權利,允許未成年移民獨自申請入籍和修改入籍語言測試的年齡由18至64歲改爲18至54歲(參議院把年齡改為18至60歲)。 關慧貞指出,參議院這次罕有地修改國會的法案,證明自由黨沒有履行杜魯多選舉承諾要把C-24公民法全條撤銷的做法是錯誤的。保守黨在2015年通過的C-24公民法,把移民貶低為二等公民被受歧視。自由黨上台後推出的C-6修正案雖然有助,但卻未能完全消除C-24對移民不公的條文。因此她在移民事務委員會就C-6提出了24項修改建議,當時只被接納兩項,現在參議院再採用3項。自己所提出的修改建議被採納固然高興,但以上有關把語言測試年齡只略為修改,她是不認同的,因為這項考試已經是第二次的語文測試,故此不應把括免年齡定得那麼高。 關慧貞舉出一些沒有被採納的建議。例如移民要接受兩次語文測試,第一次是考語文,第二次是用英文考加拿大知識。關慧貞認為這項知識考試由於涉及很多專有名詞,所以建議讓有需要考試的移民採用翻譯員。此外,她亦建議政府限制移民部官員可以無了期地把移民列為被調查對象,令當事人不能領取護照和入籍。關慧貞認為這是違反基本人權,政府應該定出限期而不能無了期。 關慧貞指出移民法內仍有其他問題需要解決,如她積極推動要政府解決"失去加拿大人身分"(Lost Canadian)的事情,政府若果接受她的修改建議便可以很快解決。關慧貞說雖然她聽到政府說會稍後推出法案解決這個問題,但上任移民部長麥家廉在位時所作出的很多承諾,至今都未有下文,即使她跟現任移民部長跟進也沒有答覆。關慧貞說她仍在觀察新任移民部長的表現,但希望他能兌現麥家廉的承諾。 參議院的C-6修改法案將會送回國會進行三讀程序,若果能夠獲得通過,便會成為法律。但若果整份法案未能獲得完全通過而要修改的話,那修改後的C-6便要再次交回參議院表決。關慧貞重申,若果杜魯多兌現選舉承諾把整項C-24號法案廢掉,政府和議會便不需要花那麼多時間和資源來做這件事。

省府動議實施《 2017年租金公平法》(Rental Fairness Act, 2017),如果獲得通過,將有助於維持出租住房的租金的可預測性及可負擔性,並且強化全省各地的租客保障。 《 2017年租金公平法》將擴大現行的租管,以至覆蓋所有私人出租住房,包括1991年11月1日後建成交吉的樓宇,從而解決租客面對的日益高漲的租房成本。擴大租管法,是安省公平住房計劃(Fair Housing Plan)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以幫助省民找到可負擔的居處。 以上動議的立法,還包括以下對住宅租賃法(Residential Tenancies Act)所作的更改,計有﹕ * 推行一個標準的租約,以幫助租客及業主知道他們的權利及義務,同時削減他們之間的爭議 * 保障租客不被驅趕的權利,不受“業主自用”條款的濫用所損 * 確保業主不能向前租客追收沒有授權收取的費用 * 對於電梯停駛而沒有按照指令修好的大廈,禁止加租幅度照過指南的規定。 * 取消水電收費可以超過指南規定增幅的做法,以保障租客不受碳排放的成本影響,同時鼓勵業主致力使到他們所擁有的大廈更加節省能源、環保。 安省房屋兼削貧戰略廳廳長巴拉德說﹕「省民面對戲劇性的租金增加,我們不能坐視不理,任由他們繼續受制於不公平的做法。我們推出強勁而全面性的一連串改革,將有助於省民的日常生活更能預測未來,並能負擔得起他們在所紮根、所愛的社區安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