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 Jenny Kwan Op Ed: 回顧與展望

回顧與展望
關慧貞

最近有多倫多電台以回顧過去一年和展望來年跟我做訪問,我亦想跟溫哥華的朋友分享我的工作體驗。

自從擔任新民主黨移民、難民和公民事務評論員後,每年第一件評論的政策總是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的政策。2016年1月政府接受申請,總理杜魯多竟然違背選舉承諾未有把限額增加到1萬名,經我在媒體批評後當時的移民部長才調高限額。2017年移民部推出抽籤新政策,結果弄出大頭佛。移民部在一個月收到6萬多份申請,然後花了半年時間審批,卻發現大多數的申請都不合資格(擔保的收入門檻是定得很高的)。結果要再次接受申請和再次抽籤,平白浪費了申請人一年時間。抽籤表面看似公平,但實際卻不是。由於限額不足,人家可以年年申請而抽不中籖。加拿大人家庭團聚以抽籤形式挑選是極不合適的。這是所有移民類別當中唯一設有申請限額的,我多次向移民部長提出取消抽籤和限額制度,希望在來年政府可以從善如流。

過去一年令我感到欣慰的其中一件事是C-6法案的通過和生效。這是就前保守黨政府定立,把所有移民貶為二等公民的修改法案。杜魯多在選舉時承諾會撤銷法案,但執政後卻只作修改。經過我在國會移民事務委員會的努力和在參議院的遊說,C-6法案採納了我所提出的5項修改建議,當中包括讓被撤銷公民身份的移民擁有獨立的上訴機制等。雖然公民法還有一些對移民不公平的部分,但保守黨C-24公民法的大多數幣政,己經被C-6修正。

去年我多次向政府提出家居傭工因為移民政策所遭受的苦痛,我在多倫多召開的記者會,Jocelyn道出她離家十多年與家人分開的痛苦。家傭要在加拿大工作兩年才能申請永久居留身份,才可以申請家人前來團聚。其實Jocelyn在香港工作了4年後來到加拿大,工作兩年後入紙申請,一直等了7年卻仍在審批當中。Jocelyn的遭遇並不獨特,無論是向我表達的個人、團體和移民部的統計數字,都顯示出這方面的不公義。終於,移民部長在12月作出宣布,承諾政府會在來年把八成的家傭移民申請積壓清理,部長說Jocelyn的故事令他不安和採取行動。家傭是唯一經濟類別移民在抵埗時沒有永久居民身分,我會在來年繼續督促政府改變這項歧視性政策。

過去一年國會移民事務委員會進行了8項針對目前政策和運作的研究,包括服務改善、家庭團聚、大西洋省份移民狀況、多元性傾向難民保護、以醫療需要禁止移民,以及如何確保移民和難民政策能反映加國價值等,其中就無良移民顧問的長期問題,委員會向政府提交多項改革建議,包括由政府取代業界的自我監管制度,令人失望的是,移民部長說政府仍要再作研究。

由於國會通過了M-103動議,我被委派代表新民主黨參與國會傳統文化委員會的工作。就國內的宗教和種族歧視,我們傳召了數十位證人代表個人或團體出席聽證會。我的辦公室早前跟溫東兩個鄰社組織就種族和宗教歧視舉辦研討會,發現社區內的歧視情況正在增加,研討會亦委派兩名年輕人到國會作證。M-103的焦點雖然被放在穆斯林,但其他少數族群包括華裔都會在日常生活中面對歧視。

2017年是南京大屠殺的80週年紀念,我在國會發表了一份聲明,讓加拿大人能夠認識這段人類的黑暗歴史。我亦在國會直接向總理杜魯多提出要求聯邦政府設立全國的紀念日,可惜自由黨政府把這件嚴肅的事情像皮球般踢來踢去。來年我會繼續努力促使聯邦政府定立全國的紀念日。

溫哥華的唐人街去年面對關鍵的時刻,令人鼓舞的是,透過社區關注人士和社區的努力,我們阻止了奇化街105號建高樓的計劃。來年我會積極推動三級政府協助歴史性華埠的復興和申請成為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

感謝選民、社區和媒體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做好國會議員的工作。祝大家新年進步,身體健康!